Google数字图书馆

这次从中央电视台开始到传统作家、著作权协会都开始痛批Google,控诉网络霸权,感叹漠视知识产权、不告而取等等,当然要说一点没道理吧,还是有一些,但就好像当年新文化运动时旧儒生卫道一样,虽然也有其正确的地方,可更应该看到其后的背景和新时代的洪流,想想怎么样去理解这个变化并且开拓它。

对于读者,Google数字图书馆的好处无庸多谈,终于可以绕过我国极烂的图书馆体系查阅大量实体书籍了。还是说说貌似被盗取了的作者。

其实对于中国的作者,这根本算不上是件事儿。盗版猖獗早不是一天两天了,作家们反传统盗版的能力就极为贫乏,几乎毫无还手之力,除了特别官方的如朱爷爷,其他的什么韩寒、余秋雨哪个能真的对付得了盗版,可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中央电视台、作协跑出来大轰一通大干一场呢?这不更是它们的份内之事吗?因为,国内盗版的现实利益格局都已经确定了,包括各个出版商、印刷厂、分销商,贯穿在各个地市各个书店各个街头摊贩,对于这些既定利益,上面的衙门既没能力也不愿意监管和执行下去。而且就算是正版书籍,大部分利润又何尝分给了创作者?还不是截留到倒卖书号的书商出版社、隐瞒印数的印刷厂和垄断的分销渠道里去了?而这时候痛哭流涕的作家们怎么屁都不敢放一个了呢?因为这些人是对他有直接影响力的人,不靠这些大爷,他连书都难出,而且就算撕破脸,想扳也扳不倒。所以,尤其对中国作者而言,Google数字图书馆计划不仅不会带来什么损失,反而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新读者和新数字权益,而且这里没有人会为难你克扣你,一切都有很明确的收入分成协议;你不想合作,没问题,还有Amazon、B&N、一排的人等着你。额外的,你的合作者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中央电视台,它的后面是以亿计的数字文本读者。那么,为什么要急着说不呢?

但,Google这件事唯一不利的是谁?是传统出版领域的商人。外国的事不好说,不过在中国,这些人就活该被淘汰,他们有高的效率吗?他们诚实吗?他们为广大人民散布知识和真相了吗?他们给辛苦创作的作者们公平的报酬了吗?现在,有了全新玩法的数字时代的挑战者,他们恐惧了,恐怕失去旧有的垄断僵化的机制和利益,所以CCAV和坐协之流跳出来疯咬,因为它们就是他们的代言人,可奇怪了,我国蛋头作家们竟然也想都不想就一起哭诉了。

就让这些旧社会的文人哭诉去把,他们只能生存于旧时代,而与这个全新的时代无关。假如我是一个作者,我会非常高兴的把我的电子书收进数字图书馆服务器的硬盘上,因为会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,因为至少,和我打交道的这个网络人承诺过不会作恶。